習近平總書記昨天出席了文藝工作座談會,在聽取鐵凝、尚長榮、閻肅、許江、趙汝蘅、葉辛、李雪健等7位文藝界人士發言後,他發表了長篇講話。在大約2個小時的講話中,習大大不但對當前文藝現狀發表看法和評論,更深情回憶了自己少年和知青時期的文藝生活,談到了文藝對自己成長的影響。
  習大大為什麼出席文藝座談會?他的講話透露出哪些信息?
  先說說這次座談會的不一般。在中國的政治生態中,最高領導人參加哪些會議、做多長時間的講話都有一定規格。通常,黨和國家領導人會出席中國文聯和中國作協的全國代表大會,並作重要講話。一些重要的文藝演出也時常會看到他們的身影。但本次文藝工作座談會既不是文聯和作協的全國代表大會,也不是年度例行召開的文藝工作會,習大大的出席和長篇講話堪稱是高規格和超規格,對文藝界而言是罕見的。

  為什麼習大大對文藝界和文藝工作如此重視?他在講話中透露了原因。在他心目中,文藝可不是風花雪月的事兒,而是實現中國夢的重要力量。“歷史上,中華民族之所以有地位有影響,不是窮兵黷武,不是對外擴張,而是中華文化具有強大感召力。”諸君感受下這句話的分量。
  一個民族要經受苦難、鑄造輝煌,文化的支撐力量不可或缺。近代以來,中國遭受了空前的民族危機,但無論如何艱難險阻,中國人都扛過來了,習大大認為,正是一代代中華兒女創造的中華文化為我們的民族提供了精神支撐。現在我們離實現中國夢越來越近了,但艱難險阻也更多了,要實現民族復興的目標,就必須繼續發揮文化的支撐作用。
  文藝的另一個重要作用,古人已有論述:“文以載道”、“以文化人”。道德風氣令人失望,與共同的價值觀沒有確立起來密切相關,而要培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離不開文藝工作者的貢獻。
  文藝工作者是“靈魂工程師”,好的文藝作品能啟迪思想,溫潤心靈。通過文藝作品,可以使人懂得什麼是肯定的贊揚的,什麼是否定的批判的。文藝界知名人士多,影響力大,他們的作品和言行可以在社會上發揮巨大的感召作用。做好文藝界的工作,使之成為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一支生力軍就成為黨和政府高度關註的課題。
  習大大出席文藝工作座談會,應該也有這一層因素在內。
  不過,文藝在習大大心目中如此有分量,和他個人對文藝的喜愛也密不可分。習大大堪稱“資深文青”,對當前的文藝現狀和國內外的文化發展情況相當熟悉。舉凡圖書、影視、舞蹈、戲曲、音樂、繪畫,講話中皆有涉及;對一些知名的國內外文藝家他皆有點評。
  習大大愛讀書是全國人民都知道的。“讀書已成了我的一種生活方式”是習大大的夫子自道。今年2月和3月,習大大在俄羅斯索契和法國巴黎兩次向媒體公開了自己的閱讀“書單”,涉及到的作家包括克雷洛夫、普希金、果戈里、萊蒙托夫、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涅克拉索夫、車爾尼雪夫斯基、托爾斯泰、契訶夫、肖洛霍夫、孟德斯鳩、伏爾泰、盧梭、狄德羅、聖西門、傅立葉、薩特、蒙田、拉封丹、莫里哀、司湯達、巴爾扎克、雨果、大仲馬、喬治·桑、福樓拜、小仲馬、莫泊桑、羅曼·羅蘭等,總數超過30位。
  這次座談會上,習大大果然再次談到了讀書的話題。他透露,自己看的小說基本是在青少年時期讀的。“當時的文學經典毫不誇張地說能找到的我都看了。”有一次在一位鄉村教師那裡發現很多好書,有《紅與黑》、《戰爭與和平》等,讓他喜出望外,手不釋卷,讀了個夠。
  習大大說,俄羅斯的經典名著對他影響很深。他喜歡普希金的愛情詩和萊蒙托夫的《當代英雄》;在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爾斯泰之間,他更喜歡托爾斯泰,更喜歡《戰爭與和平》。他很喜歡肖洛霍夫,說《靜靜的頓河》對大時代的變革,人性的反映非常深刻。此外,俄羅斯的音樂大師、畫家,比如柴可夫斯基、列賓等,也是他的心頭好。
  當然,習大大也沒忘記法國文藝家,在講話中再次提到了司湯達、巴爾扎克、莫泊桑、羅曼·羅蘭。他說,最受震撼的是雨果的《悲慘世界》和《九三年》。他同樣喜歡法國畫家塞尚和德加。
  不過,這次習大大的書單又增加了新的內容,英國作家、德國作家和美國作家也榜上有名。英國的拜倫、雪萊、蕭伯納、狄更斯,德國的歌德、席勒、海涅,美國的惠特曼、馬克·吐溫、傑克·倫敦、海明威等的作品,他都看過,很喜歡傑克·倫敦的《海狼》、《野性的呼喚》。
  因為喜歡海明威的《老人與海》,在第一次訪問古巴期間,習大大專程去了海明威當年寫《老人與海》的棧橋邊。第二次去古巴訪問時,抽時間去了城裡海明威經常去的酒吧,點了海明威愛喝的朗姆酒配薄荷葉加冰塊。有點 “小清新”有沒有?
  習大大愛看電影也是全國人民都知道的。在座談會上,他竟然談起了正在上映的電影《黃金時代》,當然是借題發揮,沒說電影的具體內容,而是說五四以後在新文化的影響下,中國出現了一大批燦若星河的大師,留下了文藝精品。
  習大大喜愛傳統文化、國學功底深厚也是全國人民都知道的。在講話中他時常引用古典名著,並把儒家思想中的許多內容視為治國理政不可或缺的思想資源。但這並不代表習大大保守,相反,通讀講話就會發現,這是一位思想開放、視野寬廣、胸襟開闊,有吸收一切優秀文化成果的勇氣與智慧的領導人。比如,在談到中外文化交流與競爭時,習大大指出,很多藝術形式是國外興起的,比如說唱、街舞,人民群眾喜歡就要用,並賦予其健康向上的內容。
  習大大認為,沒有競爭就沒有生產力。在電影領域,以往有觀點認為進口幾部外國大片就覺得是擠占了我們的市場,很糾結。我國領導人訪美期間,談合作聚焦在進口美國大片,能否擴大美國電影進口配額竟然上升到考驗中美關係的程度。但分析後,中央認為利多弊少,一定範圍會有衝擊,但反過來會激發國產影片的發展,現在看來,不僅沒有造成國有電影產業的萎縮,反而刺激了發展,更有競爭力了,這說明對開放持積極主動的姿態是正確的。
  對於中國文藝,習大大寄予了殷切希望。他希望中國文藝界能創作出無愧於時代的偉大作品。當前,我國文藝創作空前繁榮,但也存在重數量輕質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現象,存在著抄襲模仿,機械化生產,快餐式消費的問題。有的作品調侃崇高,扭曲經典,顛覆歷史;有的作品是非不分,善惡不辨;有的作品搜奇獵艷,低級趣味;有的作品胡編亂造,粗製濫造;有的追求奢華,過度包裝,形式大於內容;有的熱衷於所謂“為藝術而藝術”,只顧一己悲歡,脫離大眾脫離現實。如此浮躁,是不可能創作出精品力作的。
  落實習大大的講話精神,廣大文藝工作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把人民的冷暖放在心中,喜怒哀樂記在筆端。要走進生活深處,吃透生活底蘊,才能變成生動情節、動人形象。總之,扎根人民,扎根生活,文藝工作者就擁有了永不枯竭的創作源泉。
  另外再透露一點:北京市今後不太可能再出現如同“大褲衩”一樣奇形怪狀的建築了。習大大說了,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築。
  (原標題:人民日報微信:通稿之外習近平在文藝座談會上還講了什麼?)
創作者介紹

復古風傢俱

bu07budng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